在实验室内部完全没有谷歌工程师的绩效等考核,这些工业设计师、艺术家和雕塑家能够非常自由的进行协作。Ross表示:“Google的管理适合于[公司内]的大多数人,但是设计师需要完全不同的管理方式。”

▲ 上图为硬件设计主管Ivy Ross(右)和设计师Leslie Greene(右)在比较Google产品系列中的颜色,包括Nest支架到Pixel手机,拍摄地点是实验室的Color Room(拍摄者:Cody Pickens)

Ross始终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而且喜欢身着波希米亚风格的服装,她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某间高校的艺术老师,或者珠宝店的老板,而绝不会将其联想到全球最大搜索巨头的设计总监。

作为第一个被允许进入这幢大楼的记者,在带我(指Fast Company的记者)参观的过程中表示这幢大楼是谷歌高管团队送给她的“巨大礼物”。

在公众的印象中,谷歌始终是一家工程师的公司,很少因为硬件和软件设计而受到认可(有时候甚至会被嘲笑)。但最近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皮采(Sundar Pichai)直截了当地阐述了设计对谷歌业务的重要性。

在过去几年中,从手机到智能音箱,谷歌设计的很多产品都得到了世界的认可。而且这个设计实验室自去年6月以来得到了更多的资源和认可,不断壮大的谷歌硬件设计团队开始不断操作更多的项目,而不仅仅只是谷歌运营的前瞻性探索。

因此Ross联系了此前操刀设计很多谷歌建筑的Mithun建筑师进行了合作,创新了一些全新的东西:糅合了谷歌柔和、极简的工业设计美学。Ross表示:“整个建筑的框架采用了相对中性的颜色。因此它就像是尚未泼墨的画布,任由我们肆意发挥。”

▲ 上图为一些设计师正在设计实验室的某个房间对产品进行讨论[图片拍摄者:Cody Pickens]

实验室的每个空间设置都是为了帮助Ross的团队能够将数字化(谷歌低调的UX)和触觉体验(要有家的感觉,采用朴素和织物覆盖的物件装饰)相结合。Ross不断强调的一点是:“基本上我首先要说的就是‘我们需要光’。在某些建筑中,[程序员]可能需要黑暗的屏幕,但是我们需要光。”实验室的入口是一个两层的天窗中庭,充满了柔软的座位和咖啡桌,可供休闲聚会。

▲ 上图为一名谷歌设计师,经常从日常用品(例如袜子和登山扣)中汲取灵感。这是团队为米兰家具展开发的一款尚未发布的可穿戴设备。[图片拍摄者:Cody Pickens]

往里走通过桦木楼梯就能到达楼上的图书馆,里面装满了设计团队最喜欢的书籍。而且团队的每位成员都被要求写上六句自己比较重要的名言或者句子,Ross表示:“我们身处在数字化世界信息的公司中,但是有时候设计师需要抓住某些东西。”

在其他情况下,实验室内的空间设置能够让设计师进行橱窗购物。在第二层感觉就像是一个高端商场。在一边,可以通过玻璃幕墙看到颜色实验室(Color Lab),而在另一边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材料实验室(Material Lab)。

颜色实验室内提供了各种物体的颜色,很多都是谷歌硬件工程师在旅程中所收集的。而且并不能说是纯粹的颜色,反而像是各种大杂烩。外媒记者在这里看到了一个纸萝卜、一堆绿色的石头和象牙珠宝盒 - 所有这些都唤起了一种手工制作的简约主义。

而屏幕是谷歌硬件设计团队的最佳颜色示范。这支由Ross带领的团队中只有25%到40%的成员此前曾设计过电子数码,剩下来的成员大多数此前设计种类非常宽泛,从服装到自行车的都有。

▲ 上图为材料实验室的存档管理员Hannah Somerville,她将纺织品样本排列在博物馆风格的物品展示之上[图片拍摄者:Cody Pickens]

在颜色实验室内有一张大型的白色桌子,会有经过精心校准的灯光,在这里Ross的团队为即将推出的Google产品争论下一个色彩。在这张桌子前,各种类别的设计师会每周举行一次讨论,从可穿戴设备到手机再到家用数码产品,共同制定产品。

在参观过程中,Ross向外媒记者展示了上一次讨论的颜色结果,她表示谷歌的设计师制作了十几种能够同时在家庭里出现的东西,并且希望即使在过去数年之后你也不会感觉过时。Ross表示:“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我们会非常细致的思考你在家里的感受,以及你可能会需要一些联系和共鸣。”

[图片拍摄者:Cody Pickens]

而在颜色实验室的对面就是材料实验室。同样以橱窗形式进行排列,共有1000多种物理材料样本,而且每个材料上都有彩色涂层和手工标签。图书馆的全职图书管理员Hannah Somerville非常敏锐,她发现了我身着最新发布阿迪达斯Loop运动鞋,就问我用可回收的编织塑料和织物有何区别,并催促我触摸下实验室的皮革材料。

▲ 上图为Pixel系列手机的设计草图[图片拍摄者:Cody Pickens]

“皮革”是众多可持续材料中的一种,此外还有由旧渔网制成的3D打印细丝和由死海草制成的刨花板,表明了谷歌未来的产品会相当的环保。在参观过程中,一对设计师进入到实验室,向Somerville询问一种感觉就像你在假花束底部找到的泡沫的材料。一个人的额头部分贴有一个柔软的贴片,极有可能是尚未发布的新产品。

[图片拍摄者:Cody Pickens]

虽然记者在参观过程中受到了热情的招待,但是它依然是谷歌内部的禁区。谷歌未来的硬件设计在竞争激烈的智能手机和语音助手领域是有价值的IP。大多数时候,建筑物的严密安全意味着原型可以作为一个公开的秘密存在,供设计师随意阅读和考虑。

▲ 上图为一双在材料实验室展示的网眼Adidas by Stella McCartney Pureboost运动鞋

该实验室还有一间由Tune Studio打造的“Human Refueling Stations”(人类加油站),是允许设计师放空心灵,进行冥想的地方。这个实验室的目的就是为了激发设计师的创作灵感,确保Google的设计师对新想法和美学保持开放的态度。而加油站是最明显的体验。

在这个空间内外媒记者躺在皮垫上,戴上耳机,闭上眼睛,用强烈的Om暗流聆听舒缓的世界节拍。Ross非常相信色彩和声音的治愈能力。在15分钟之后当记者站起来的时候感觉思维涌现,相信在设计实验室中这个冥想空间会极大程度上激发设计团队的创造力。

在硬件实验室内你发现不存在的东西就是会议室。大部分业务会议都会在其他建筑内举行,Ross强调:“实验室就是完成设计工作的避难所。”

声明:此资源由空瓶网 [kongping.net] 收集整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请于下载24小时内删除!如有侵权请联系空瓶网 [yiouejv@126.com] 删除处理。
分享到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 百度贴吧
  • 新浪微博
  • 复制网址
上一篇
热门帖子:
相关阅读:

你肿么看?

#免责声明#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空瓶网©2018-2019 (kongping.net) 冀ICP备17031746号
所有视频资源和下载地址均来自于第三方网站,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发送邮箱至yiouejv@126.com,我们会在24小时之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