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大米为了寻找美食,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他要找到一个人。

这个人我们很熟悉。

每家每户都会有这么一个传奇人物。

在你小的时候,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当你开始上学了,她虽然没你跑得快,也一直跟在你身后,喊你“小心点,别跑那么快”。

当你被爸妈教训的时候,她准会护着你,帮你说话。

有啥好吃的,她也会藏起来,等你回来给你吃。

她是谁?你一定知道——

奶奶最懂得

所以,大米要找的这个人,就是隐藏在每家每户的中国家常美食大师——奶奶。

她们个个身怀绝技,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拿手好菜。

他要向她们拜师学做菜。

第一个登场的,是浙江郑宅的张奶奶。

张奶奶做了四十几年的豆腐皮。

每天从晚上六点开始,做第一个步骤。

将黄豆倒进水里浸泡,用勺子不断搅拌,将浮在上面的豆皮全部拿出来,这里需要两个人合作,一直不停地拿够一个半小时。

到了晚上十二点,奶奶和爷爷搭配,如果用有吸附性的炭火,豆皮就会有杂味。

所以夫妻分工明确,交替完成。

守着烧锅,不断加入柴火,为的是让豆浆有特别的香味。

豆浆在煮的时候纯度变得越来越高,同时锅和空气的温差,让豆浆的表面凝固形成豆皮。

直到凌晨两点半,第一张豆皮才开始产生。

就这样,奶奶精确地掌握着时间、力度和距离,全都是经验。

而这个拉豆皮的过程,需要一直重复,从早上四点到下午五点。

以前,这个村子有二三十户人家都会做豆皮,但现在只剩两家了。

因为太辛苦了。冬天冷也要离开被窝,起来做豆腐皮。夏天就算在家里也热到不行,更何况蒸豆腐皮的房子里还一直烧着火,又热又闷。

奶奶惋惜地说,以后的人不会做。

也许很多传统手机会渐渐被机器取代,但从张奶奶的话中,我们能感觉到她是真的很单纯地喜爱这份工作。

就算很艰苦,但是看着这一张张精美的豆皮,也靠着做豆皮的努力,把孩子拉扯大,让一家人都过上还不错的生活,张奶奶的心里一定是满足的。

重复又繁琐的工作也有美的部分。

所以说,中国最好的美食,来自于民间,来自于奶奶的手艺。

大米准备去往木梨硔的路上,遇到正在挖冬笋的汪奶奶。

安徽木梨硔的冬笋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

十一月份是冬笋最饱满的时节,只有初冬才有的冬笋,比春笋的品质和营养还要高,是汪奶奶最喜欢的食材。

汪奶奶是土生土长的木梨硔人,今天打算上山来挖冬笋做晚餐。

满载而归的路上,汪奶奶玩性大发,在路边找起了艾叶。

艾叶子可以做米粿。

随手一摘,今晚又多了一道菜。

超过三百年历史的木梨硔,只有52户人家,三面环山,到处遍布着茶田和竹林。

村子里不仅保留着徽派建筑的原汁原味,而且为了节省空间,门外都搭起了竹竿做的晒台。

做米粿的材料就在这儿摘现成的,新鲜。

汪奶奶带着蹭饭徒弟大米,回家做米粿了。

艾叶子刚采摘下来,要先洗净,放在锅里边煮,一来就可以放在米粉里搭配成绿色,颜色好看,看起来也有食欲。

其次,艾叶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还能用来调味和提香。

而重中之重,就是接下来的馅儿。

把萝卜和冬笋分别磨成丝儿,将把挂了半个月左右的咸肉切成片儿,因为自带咸味,所以可以直接作为调料。

最后将切好的材料一起放进锅里,拿出自家腌制好的雪菜,加入干辣椒末,和大蒜叶子混合准备放进锅里。

这些材料基本都是当地食材,刚挖下来,刚摘下来,经过奶奶的翻炒,弥漫着木梨硔的香气,出炉了。

馅儿准备好了,就差米粉了。

汪奶奶带着大米到兄弟家里头磨米粉。

用的也是传统祖传石磨,人工亲自转动,磨出最有嚼劲的大米粉。

米粉磨好后,泡上刚刚浸过艾叶的水,不断搅拌,做成有黏性的米粿皮。

接着就像包饺子一样,弄出一小块米粿米,放进香气四溢的馅儿,米粿就包好了。

然后,可以放在炭火上烤、油煎,或者像奶奶这样隔水蒸个二十分钟,就能吃上香喷喷的米粿了。

汪奶奶一边忙着做菜,一边自嘲道“我是农村的农家菜,不是你城市的那个好美食”。

可对于很多人来说,奶奶亲手做的菜,带来的不仅仅是味蕾上的享受,更是记忆深处不可磨灭的味道。

在吃饭的时候,汪奶奶跟大米唠起嗑来了。

我干活是快的不得了的

我男人的活我也可以干

女人的活也可以干

奶奶眼睛红红,谈起了一件往事。

原来,汪奶奶的老公有高血压,有一次十一点多睡着了,突然起来说想要吐。但那天正好很多客人到家里吃饭,奶奶就不让爷爷吐在床上。

爷爷忍不住了,就想翻身出来吐,结果一不小心就掉到地上。

在忙着招呼客人的奶奶一回头,急急忙忙扶起爷爷,可这时爷爷讲话已经语无伦次,叽里呱啦的,听不清楚,口水还一直流。

爷爷这一摔,生活不能自理了。

看到这,肉叔也突然能够理解,为什么汪奶奶说男人的活,她也可以干了。

所以现在,奶奶每天忙完老伴忙民宿,几乎没有时间休息。

这半年这个滋味不是个好滋味

心里是不好受的

老伴老伴是一个老伴嘛

我有这个感冒了

他就注意我

他感冒了我也注意他呗

尽管生活很艰难,但是奶奶依然很乐观,和爷爷相濡以沫。在和大米做菜的过程,时不时能听到她爽朗的笑声。

在向大米介绍爷爷的时候,一句“这是我的老头”,她害羞地低头一笑。

生活是苦的,但米粿是甜的,奶奶的笑也是甜的。

这不就是生活原本的样子吗?

有美食的香味,有什么都最懂得的奶奶的智慧,和她们情感的表达。

如果说汪奶奶是爽朗,那接下来的洪奶奶也一样豁达。

清晨,木梨硔云雾环绕,就像仙境一样。

伴随着渐渐散开的云雾,木梨硔午饭的烟火气越来越浓了。

大米循着香味,找到了洪奶奶。

那是腌制鳜鱼的味道,像臭豆腐一样,是发酵的味道,闻着臭吃着香。

因为交通不太便利,所以这里诞生了本地特有的鳜鱼腌制方法。

腌过之后的鱼反而鲜嫩且有弹性,洪奶奶就是这个村子为数不多,精通腌制臭鳜鱼方法的人。

要腌制好臭鳜鱼,要先用干辣椒,八角、大蒜,姜和大量的盐,覆盖鱼的表面就行了。

在腌制的过程中,大米了解到,原来这里是洪奶奶女儿的客栈。

去年六月份,洪奶奶女儿的丈夫因为意外去世了,孩子也在外头读书工作,洪奶奶看她一个人经营一家客栈,没人照顾又辛苦。

所以,洪奶奶经常来客栈帮忙,虽然只能干点洗洗菜,或者做点家务活的小事,但也给了女儿足够的支撑。

大米希望用美食来安慰奶奶。

新鲜的鳜鱼腌制需要时间,所以洪奶奶和大米决定烧之前就已经腌制好的鳜鱼。

用油热锅,将一整条鳜鱼放进锅中,锅里瞬间蹿出一团又红又高的火苗。

大米一个大壮小伙在旁边一惊一乍,但是奶奶在旁边处变不惊,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米实力演绎两人的反应。

酷酷的奶奶不紧不慢地掌勺,加上用糯米酿制的甜酒、黄豆酱和收汁淀粉,这些材料全都是奶奶自己做的。

和炒着吃的鱼不同,这个鳜鱼经过十几天的腌制,肉质变得更紧实,吃起来弹性十足。

两人坐在家门口,随便一张小桌子,两张小板凳,就能吃上一顿了。

可爱的洪奶奶深藏功与名,还谦虚得很。

我老了呗

老了不行了

老人家就是这样,常常说自己老了不行了。

明明眼睛不灵光了,却还是要凭着自己的记忆和一点点视力,每天忙前忙后,煮饭做家务,就是不想被孩子觉得是累赘。

但其实,就像大米说的,老了有经验。

一家人聚在一起时,她们会全神贯注地准备食材,几乎完全依靠记忆来烹饪每一道菜。

什么都懂得的奶奶就是家里的宝藏,让家里每个人的胃里和心里都得到满足。

对于很多人来说,小时候奶奶做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奶奶的手艺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乃至一家子人的饮食习惯。

曾经有一种饿叫奶奶觉得你饿,你明明吃得贼饱,但她就是觉得你还吃不够。

全世界的奶奶,或者外婆带出来的娃都一个标配——穿棉衣,穿秋裤,吃饱饭。

从前奶奶牵着蹒跚学步的你,后来还能勉强追上你的脚步。

而现在,奶奶上下楼梯的脚步,越来越慢了。

小时候你会嫌弃棉衣厚,秋裤丑,不懂明明你都吃饱了,她却还要给你盛一大碗饭菜。

长大后,才发现,美食是有记忆的。

原来最好吃的,还是奶奶做的饭菜啊。

转自:肉叔电影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友评论:

#免责声明#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空瓶网©2018-2019 (kongping.net) 冀ICP备17031746号
所有视频资源和下载地址均来自于第三方网站,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发送邮箱至yiouejv@126.com,我们会在24小时之内处理!